抖音彩票注册

“全国知名文艺评论家看安徽”专题报告会在我校举行

作者:蔡玉发布者:丁丽丽发布时间:2019-10-29浏览次数:10


1026日,“全国知名文艺评论家看安徽”专题报告会在龙河校区逸夫图书馆第一报告厅举办。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副主任周由强、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孟繁华、《南方文坛》主编张燕玲三位著名文艺评论家做专题报告,报告会由安徽省作家协会主席许春樵主持,安徽省中青年作家、评论家及安徽大学学生200余人参加了此次报告会。

新时代文艺作品评价的标准与体系

    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副主任周由强的发言题目是“初心与标准:新时代文艺作品评价问题”,他的发言围绕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重要论述,发表了自己独到的心得体会。周由强先概括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包括三次讲话和四封信。接着,周由强疏理了新时代文艺作品的评价标准,其中最主要的标准是思想性和艺术性的统一,在这个大的前提下,一方面文艺作品需要面对灵魂、传递真善美的价值观,另一方面作家应该准确地把握时代和人民的脉搏,作家的写作要深入人民生活,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写出真正反映人民生活的作品。周由强认为新时代的文学症结在于,有的青年文艺创作者就像鲁迅先生曾批评的那样,“咀嚼着身边小小的悲欢,而且就把这小悲欢看做全世界。”我们要善于在幽微处发现美善,在阴暗中看取光明不做徘徊边缘的观望者,讥谗社会的抱怨者,无病呻吟的悲观者。总书记曾经给过一个很文艺的判断:“清泉永远比淤泥更值得拥有,光明永远比黑暗更值得歌颂!”

    周由强提出主旋律不是一个题材,主旋律反映的是一种精神,一种价值取向,有了这种精神和价值取向,无论是什么题材,都可以体现主旋律,反映主旋律,成为主旋律的鲜明乐章。一切有利于发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和精神,有利于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思想和精神,有利于民族团结社会进步、人民幸福,以诚实劳动争取美好生活的思想和精神,这些都是主旋律的。所以很多的作品不应该简单打一个主旋律的标签,尤其是电影和电视剧作品。当下我们的电影电视剧陷入了一个寒冬,如果要走出来,首先要从资本化陷阱和明星化陷阱里逃离出来。

    最后,周由强总结了习总书记在各次讲话里面都提到的文艺作品的评价标准,一个伟大的作品,一定是对个体民族国家的命运最深刻把握的作品,既要反映个体,也要反映民族,也要反映我们这个国家和我们这个时代,这样的作品才可能是伟大的作品。文艺评论要褒优贬劣,激浊扬清,新时代文艺评论最应该做的就是引导创作,推出精品。

 

二.文学史视野下的当下中国文学

    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孟繁华的发言题是“文学史视野下的当代中国文学”,内容分为三个方面:

   第一,当代文学史有一个漫长的前史,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理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王瑶先生主编的《中国新文学史稿》,这些著作都阐释了当代文学的前史。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正式发表,从此40年代的中国文学指明了新的方向,奠定了新的理论和格局。我们评价任何一部历史文献和作品,包括评价任何一个时段的国家和民族的文学,总要还原到具体的历史语境,只有回到具体的历史语境,我们才能够正确地、恰如其分地进行评价。

    第二,20世纪80年代是当代文学史上非常重要的黄金时代,基本上那些最重要作家的最好作品都是在80年代完成的,那是中西方文化进行对话的时代在中西方文化进行对话交流和碰撞的过程中,有很多中国现代派的作家实现了他们的转型,像余华、格非两位作家就是非常好的例子。但也应看到今天格非、余华等作家坚持走的这个现实主义道路并不是过去的现实主义,它是一个不断被丰富,不断被添加了更多元素的现实主义,今天的现实主义不仅是一种方法,更是一种气度,现实主义有巨大的包容性,融合了其他创作方法。正因为余华、格非他们经过了现代派科学的训练,经过了先锋小说的训练,他们才能够创作出今天这样的作品,所以80年代是非常重要的年代。 

    第三,20世纪90年代重新建构了中国文学经验和学术话语。90年代发生了很多重要的事情,也就是说经过80年代或者90年代初期的改革开放,商品经济消费主义的资本神话逐渐成为我们社会生活的主流意识形态,成为我们日常生活里具有宰制性的思想这令很多学者都感到了忧虑。商品经济改变了我们的价值观和社会的道德水准, GDP在上涨,社会的信仰价值观道德观等都出现问题。

    孟繁华还结合时代分析了书写中国乡村变化的文学作品的三种情感导向:一种是悲观的,一种是乐观的,还有一种是静观的。

三.文学批评的难度

   《南方文坛》主编张燕玲主要讲了两个问题:一是探讨了文学教育与文学批评的关系,第二是回到文学批评本身,阐述文学批评的难度。

    张燕玲指出我们的文学教育是有问题的,我们的文学教育长期以来没有进入到真正的文学本体当中,这样一来导致学生的文学史学得再透,但他们的感受能力和判断能力还是形不成。为什么现如今的文学教育不能让学生形成一个好的感悟力和判断能力呢?这正是因为文学教育缺乏审美的教育,包括审美方面的准备与积累,这导致了大多数人进入文学批评时候的尴尬和无奈。张燕玲老师认为文学教育中培养阅读的能力很重要,进行大量最朴素的文学阅读是做文学研究最基本的要求。一个批评家要大量地阅读文学作品,能在作品中说真话,并且为当代文学的经典化出一份力。而判断力是建立在个人的感受力的基础上的,文学教育实际上在大学里头不是一种职业教育,而是专业知识和素质的教育,应该以阅读经典为主。当然这个要慢慢地带领着学生去阅读经典,发现经典的魅力。文学教育所得来的知识一定要转换成批评的能力。那么如何才能建立好的感受力和判断力呢?张燕玲以自己读《谁带回了杜伦迪娜》为例,先详细解读故事情节,然后指出读完全书后我们的感受力和批评力应发生作用,书中那种充满人性和心理的力量是超越地域超越民族的,像这样的经典作品就有着文学的张力和魅力。

    张燕玲结合自己的办刊经验,指出做文学批评难免会得罪人,但是不管怎样,批评家都应有勇气去谈论美学风格、探讨作品内涵,这样的谈论必须要建立在言为心声的专业操守上。考验一个批评家是否称职,就在于他是否言之有理,言之有据,正如习总书记所说的“讲真话更要讲道理”,讲道理就是保持艺术的真诚。当代有很多批评家很功利,因为种种原因不太忠于艺术,这样批评应该是无效的批评。当下要提倡有效的批评,也是反映批评家是否有艺术良知和担当精神的标识,有效的批评才是有担当的批评,而有担当的批评才是真的文学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