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彩票注册

记贺邵俊教授和鲁枢元教授学术报告会成功举办

作者:柳玉发布者:姚晓璐发布时间:2019-11-20浏览次数:10

   1115号晚上7:00,著名教授贺邵俊和鲁枢元应邀到我院开办讲座。本场讲座于龙河校区逸夫图书馆第二会议厅召开,众多学生到场聆听。

在主持人做了简单的开场白后,讲座正式开始。首先,贺邵俊教授以“军理文学以及暴力美学、和平主义”为讲座主题,并按此脉络为同学们介绍了中国军事文学的发展过程。他详细阐述了当代文学与军事文学的关系:即军事文学随着当代文学的诞生而诞生,并在当代文学中占重要地位,典型代表作例如《林海雪原》、《保卫延安》、《铁道游击队》等。同时,贺邵俊教授也指出,由于中国军事文学的创作思路和创作观的问题,中国的军事文学与西方国家的战争文学仍有较大差距,在世界舞台上并不出众。在五十年代解放初期,作家们大多主题明确一致,从自身经历取材来歌颂革命的胜利。贺教授指出这种局面的出现是肯定战果的需要,是与当时中国的主旋律相一致的。但他也指出此时中国的军事文学主题并不开阔,并且把着力点放在“把小说写好看”上。

从六十年代起,专业军人创作军事文学逐渐兴起,他们用文学的形式来宣传战争年代的革命故事和当代的军旅生活。贺教授指出,如何把目光从革命历史移到当下和平的军旅生活是一个难题。到了新时期,这个难题仍束缚着中国军事文学的发展。虽然文学创作打破了一些条条框框,环境更加宽松,出现了创作的小高潮,但这些主题仍变化不大。贺教授指出,人们把革命暴力赋予了绝对合法性和神圣性,从而形成当代的暴力美学。而作家刘醒龙的《圣天门口》是第一步明确反思暴力的小说,“任何暴力的胜利最终要回到暴力中去”,以反暴力为主题表现了对暴力的反思。

最后,贺教授给同学们特别推荐了邓一光的《人,或所有的士兵》,并称赞该书是战争文学的一部伟大作品,可以与世界战争文学的优秀作品相媲美。该书以一个新颖的角度入手,创造性反思战争带来的破坏,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贺教授讲座结束后,接下来是鲁枢元教授以“百年遗漏:中国文学史书写的自然之维”为主题的学术报告会。首先鲁教授介绍了中国文学史的产生和发展,并提出:自然的位置在文学史中几乎被忽略。从生态批评的视野看,这是一种遗漏,也是中国文学史书写的重大失误。鲁教授还分析了老子庄子的美学思想与荀子、王冲的美学思想的区别,并指出在一些权威的文学史著作中,前者篇幅较短,表现出了立场鲜明的贬义。接着鲁教授介绍了中国文学史书写的现代工业社会思维模式,在生产力发展社会进步的同时,人类与自然成为两个截然对立的存在。进步与否似乎成为了衡量文学优劣的标杆。改造自然、战胜自然意味着文学的发展和进步;顺应自然、返归自然则意味着文学的消极乃至倒退。鲁教授还进一步阐述了自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意义。他明确指出,一个民族文学史的书写必须植根于民族精神文化的土壤,必须以这个民族特有的宇宙观、存在论、价值取向、审美偏爱为依据,所以中国文学史的书写不能无视自然的存在。

接着鲁教授为同学们介绍了文学史书写的两个“异类”:林庚和胡兰成。他们认为中国文学是诗意的、自然的,开阔了传统文学史的观念。最后,鲁教授指出生态时代将拓宽文学史书写的视域。在生态危机面前,要进行现代性反思,扬弃形而上的思维方式。同时对中国文学史再一次进行重写,超越时代局限,开辟人类历史的新天地。

晚上9:15,我院贺邵俊教授和鲁枢元教授学术报告会圆满结束。